书名:易孕体质,七零长嫂凶又甜

第5章 写信

    高枝一点不嫌弃,立刻把苏晓压在被窝里的裤子抽了出来,直接套在了身上的棉裤外。
    高老三家穷啊,穷得耗子进去都哭着出来!
    她还是拖油瓶之一,能有个薄棉裤穿就不错了。
    现在得到一条厚棉裤,顿时如获至宝,看程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
    就像在看一个大傻子,不,好姐妹!
    苏晓的被窝一动一动的,估计是气哭了
    高枝奉承道:“嫂子你真是个大好人!我以前怎么眼瞎没发现!”
    程惠看着苏晓的被窝意有所指道:“没关系,谁都有眼神不好使的时候,比如我之前。”
    “对!我们是眼瞎两姐妹!”高枝道。
    程惠.....“知道就行了,不用喊这么大声。”
    两人出了知青大院,直接往村外走,高枝猜到:“嫂子你要去公社吗?”
    “嗯,买点吃的,还有棉花,太冷了。”程惠道:“顺便再给我家里写封信。”
    每个知青都有自己的口粮,大家口粮放在一起,轮流做饭,吃大锅饭。
    她的口粮在高老三家,她不好意思吃别人家的饭。
    而她结婚的事,家里人还不知道呢!
    前世,她多少是被迫嫁的,不想跟家里说。
    结婚之后又过得不顺,又一分钱没有,就没条件跟家里说。
    直到后来高考恢复,她考上了京城的大学,才带着孩子回家。
    父亲见了她女儿,又惊又愕,把她好一顿骂。
    她的好后妈倒是虚情假意地劝了劝,然后有一天,后妈生的女儿带她女儿去逛街,却把她女儿卖给了人贩子!
    她整整找了十几年,结果女儿找回来的时候,已经面目全非。
    高枝突然感觉到手里的胳膊在颤抖,抬头一看程惠的脸色更是吓人,铁青。
    “大嫂你怎么了?”她赶紧问道。
    程惠回神,长出口气:“没事,就是想起些不开心的事情。”
    “哦,那就别想!我就是,不开心的事情从来不想!日子不就开开心心的了?”高枝道。
    程惠.....“没想到你活得这么通透。”
    高枝嘴咧得大大的,她不知道什么叫通透,但是一听就是在夸她!
    第一次有人夸她!
    红旗公社离高家屯生产小队不远,十里地,快走半个小时,慢走一个小时就到了。
    公社的行政级别相当于以后的“乡”、“镇”,这里有政府机关、医院、学校、邮局、供销社、储蓄所等等。
    还有几个工厂。
    两人先路过邮局,就拐了进去。
    程惠买了三个信封,两张信纸。
    她先给父亲写了封信,深思熟虑几秒,就把自己落水、被救、嫁人、怀孕的事情说了。
    只是陈述,没有一句问候,就这样吧。
    她上辈子和父亲感情一直很淡。
    她上面还有两个亲哥哥,下面还有一个小一岁的亲妹妹。
    结果在她一岁的时候,亲生母亲却跟着外祖一家出国了,只带走了刚出生的小妹妹。
    听大哥说,父亲原来对他们挺好的,但是自从母亲不告而别,他就对他们很冷淡了。
    平时不说话,也没有眼神交流,程惠从小就是这个待遇。
    写完信,她拿起另一个信封,笑了。
    她没有用信纸,而是直接在信封背面写道:
    “潘姨,我现在经济困难,去年12月苏晓说她妈得了重病要手术,我把手里的钱都借给她了,她一直不还我。
    “您当初承诺我的,只要我把工作让给妹妹,替她下乡,您就每个月给我10块钱,可是我下乡九个月了,1分钱没看到,我现在连买信纸的钱都没有!
    “东北的冬天太冷了,零下四十来度,我现在还穿着秋天的衣服,您当初说行李太沉,我的衣服和被褥您马上就邮寄过来,结果我也没收到!
    “盼速邮寄,盼救命!1973年1月3日。”
    一直偷瞄她的邮递员忍不住提醒:“今天是1月5号。”
    程惠笑道:“没事,错了没关系吧?”
    邮递员摇头,这当然没什么关系。
    她是故意写错的!昨天要回钱了,日子就写前天!
    如果将来对质起来,她也不理亏,1月3号苏晓就是没还她钱!
    她看着信封满意地笑。
    她后妈在京城一家拥有一万员工的大服装厂上班,按照前世的规矩,这封信会送到他们厂的传达室。
    保安会挨个信封看,然后分拣,送到各个办公室。
    她故意不写具体办公室,那保安就会挨个办公室问这是谁的信!
    厂里那么多潘丽,谁当了后妈?
    谁抢了继女的工作让她下乡?
    谁答应了给钱没给?
    谁连行李都不给人家邮寄?
    谁要把人冻死?
    黑心后妈!
    想到潘丽收到信时会有的表情,程惠忍不住呵呵笑。
    上辈子潘丽绝世好后妈的形象可是维持了大半辈子!今生她要早早给她撕下来!
    高枝问道:“大嫂笑得这么开心,是在给我大哥写信吗?”
    她不识字。
    “大嫂,你顺便写上,别让我大哥月月往家寄钱了,反正那钱也到不了你手里,让他存着,回来一块给你。”高枝道。
    程惠一愣想起来,是这样的,自从婚后高远就月月把工资邮寄回来,写她的名字。
    但是一到取钱的日子,朱寡妇的几个孩子不是病得不行了要看病买药,就是高老三腰疼、腿疼、屁股疼要看病。
    她偶尔想留下一点买卫生纸都不行,直接被抢走,说他们养了高远这个拖油瓶这么多年,他得回报他们。
    高远他妈是怀着他的时候嫁给的高老三,他是高家第一个拖油瓶。
    后来高远的亲妈在他五岁的时候死了。
    程惠拿起另一张信纸,心情有些激动。
    高远现在也不知道她怀孕呢!
    上辈子刚结婚的时候,她对高远的印象很不好。
    虽然他帅得晃人眼,堪比她前世见过得最帅男明星。
    更是她的救命恩人。
    被迫嫁给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婚前她就对前男友死了心,嫁谁都一样。
    主要原因是,他晚上太能折腾了!
    新婚三天,她基本没怎么睡觉!
    白天更是浑身酸疼地起不来,走路姿势都不对!
    后来随军了,他就更能折腾了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ttmcx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ttmcx.com